分享到:

豐巢事件升級:沉默的“肇事者”

豐巢事件升級:沉默的“肇事者”

2020年05月15日 10:40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豐巢事件升級:沉默的“肇事者”

  文/韓永

  發于2020.5.18總第947期《中國新聞周刊》

  因豐巢收費而引發的風波,至今未有平息之意,繼杭州一小區宣布停用后,上海又有78個小區對豐巢說“不”,接下來不排除有更多的小區加入其中。而自認收費有理的豐巢,亦未見任何妥協的跡象。

  在這個事件中,有一個角色顯得特別沉默,就是豐巢和收件人之間的快遞公司。嚴格說來,快遞公司應該是這一事件的“肇事者”,因為豐巢與收件人之間本無聯系,是快遞公司將本應由自己完成的“最后一公里”送達,交由豐巢暫存,并由收件人自取,從而將兩者關系變為三角關系。

  也就是說,快遞公司將本應由自己履行的送達義務,轉托分解給了兩個主體,一是豐巢,替其履行暫存義務;二是收件人,替其履行送件到家的義務。對于豐巢,快遞公司會給予每件0.3~0.5元的補償,對于收件人則沒有說法。但收件人并非沒有成本,其成本與其居住地或單位到豐巢的距離成正比。

  所以,快遞公司未經收件人同意,將快件放入豐巢快遞柜的行為,事實上可以看作是一種“甩鍋”行為,并在豐巢和收件人兩端都產生了成本。在快遞公司所付價格難以覆蓋成本的情況下,豐巢現在想將一部分成本轉嫁給收件人。但關鍵是,作為收件人,我本來就有權利要求快遞公司送件到家,為什么要舍近求遠,要豐巢“插一杠子”,還要支付費用?

  這里面涉及如何理解快遞公司送件到家的義務。快遞公司的義務究竟到什么程度?是不管遇到多少次收件人不在,快遞公司都要送件到家,還是只要收件人一次不在,快遞公司就算履行了送件的義務?

  2019年3月份生效的《快遞暫行條例》第25條規定:經營快遞業務的企業,應當將快件投遞到約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當面驗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權當面驗收。

  根據這個規定,快遞公司的義務就是送件上門,送不到就構成違約。在這個前提下,如何提高送達率是快遞公司的事,你可以提前跟收件人聯系,選擇一個雙方都合適的時間,也可以跟收件人約定放在一個地方,包括豐巢,但前提是一定要征得收件人同意。

  依此對照,就能發現快遞公司行為中的漏洞:首先它沒有完成法定的送達義務,或者說它沒有努力將快件送達;同時,它又自作主張將快件放在了豐巢,讓豐巢擁件自重,設法跟消費者要錢。

  而快遞公司之所以不將快件送上門,急著把件放在豐巢,是想通過縮短每個件送達的時間,留出時間送更多的件。他們肯定算過這筆賬:自己支付給豐巢的費用,遠遠比不上由此節省出的時間送件的收益。

  但這筆賬里沒有算進消費者。你不能以對消費者的“缺斤短兩”,來換取送件效率和收益的提高。這次事件也成了對快遞公司的一面“照妖鏡”,使用豐巢較多的,往往是一些不太注重客戶體驗的公司,而那些真正注重客戶體驗的公司,包括豐巢的控股公司順豐,反而不太用豐巢。

  所以,解決豐巢的問題,首先要將快遞公司和收件人的關系捋順了,捋順了這兩者之后,豐巢的問題也許就不攻自破了。

  《中國新聞周刊》2020年第17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編輯:苑菁菁】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韩国黄色电影,在线看午夜福利片,日韩av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