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化與科學:中醫的知識社會學解讀

文化與科學:中醫的知識社會學解讀

2020年05月08日 10:55 來源:光明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知識社會學是社會學的分支學科,旨在通過對知識的社會學考察,從社會性、歷史性、互動性和建構性視角理解知識的屬性和意義。中醫藥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斗爭中發揮了積極而重要的作用,與此同時,長期以來備受爭議的中醫學學科屬性問題也再次凸顯出來。中醫究竟只是一種文化,還是一門科學?有必要從知識社會學視角加以認識。

  中醫文化同時也是中醫科學

  “中醫”這一名稱是近代西方醫學進入中國之后才產生的。中國古代對醫學和醫生有自己的稱謂,如岐黃、杏林、青囊、郎中等。19世紀以來進入中國的西方傳教士,是“中醫”概念的最早使用者。作為在中華大地上土生土長的知識體系,中醫學綿延發展已逾兩千多年。《黃帝內經》是我國現存最早的一部中醫學典籍,奠定了中醫診病治病養生的理論基礎。其天人合一天人感應、陰陽五行相生相克的思想,濃縮了中國古代哲學對世界的認知。中醫在發展過程中不斷吸取儒家、道家思想精華,成為中華傳統文化最具代表性的精粹之一。可見,中醫既具有鮮明的文化屬性,也具有治病救人的重要功能,這并無任何爭議。只是到了近代,西方科學傳入中國,西方醫學開始為人所知并廣為流傳,而中醫的治病救人的理論基礎與西醫存在重大不同,由此引發了中醫是不是科學的爭論。而這就涉及科學的標準和邊界問題。

  知識社會學主張將科學放在歷史背景下、置于文化情境中去解釋和理解,而事實上科學哲學對于科學的劃界標準也一直隨著歷史變遷而處于不斷發展變化之中。早期的邏輯實證主義科學觀被證偽主義所取代;緊接著美國科學哲學家庫恩提出“范式”理論,認為科學就是一定時期科學共同體擁有的共同信念,包括概念、理論、方法、話語體系。可以看到,無論是否認可中醫的科學屬性,都否認不了中醫很早就已發展成為一套擁有自身概念范疇且邏輯自洽的知識體系,并為“中醫共同體”全體成員所共同認可。

  與庫恩同時代的英國科學哲學家拉卡托斯則在波普爾“樸素證偽主義”的基礎上發展出“精致證偽主義”,他認為科學就是“進步的研究綱領”。拉卡托斯提出的“科學研究綱領方法論”包括“硬核”“保護帶”“反面啟發法”和“正面啟發法”四個部分。從中醫發展歷程看,“天人合一”、人與自然和諧的觀念構成其自古至今一以貫之的“內核”;經絡穴位、五臟六腑、陰陽平衡等學說形成“輔助假設保護帶”。在此意義上,中醫學理論體系完全夠得上是“進步的研究綱領”。

  科學哲學實際上未能回答中醫作為文化和科學的矛盾問題。文化,人文教化,狹義上主要指文學藝術精神生活層面的內容。廣義的文化,泛指一切人類創造物——無論是精神的還是物質的。在此意義上,科學也屬于文化范疇。從漫長的人類社會演進史看,“科學”是直到晚近幾百年才出現的文化現象,人文主義思潮孕育了近代自然科學。科學產生于文化,爾后又逐步從文化中獨立出來。一般而言,狹義的文化具有地域屬性;而“科學無國界”,指的是追求客觀真理和普遍性規律的科學知識須超越地域屬性,放之四海而皆準。

  中醫學從起源上屬于地方性知識。從中醫典籍可以看到,中醫發展之初,就盡量自覺地與巫術劃清界限。英國科學史家李約瑟將包括中醫在內的中國古代科學劃入“前科學”范疇。西醫在早期也是源自歐洲的地方性知識,由于其與近代自然科學的緊密淵源,很快發展擴張成為全球性知識體系。早期的中醫當然只限于中國甚至只限于漢族范圍,但發展過程中不斷汲取了藏醫、苗醫、波斯醫等民族傳統醫學的有益成分,近代以來中醫已大踏步走出了國門。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在我國國內抗疫以及外派醫療隊參與全球抗疫過程中,中醫藥均擔當了重要角色,這表明中醫藥對于整個人類具有普遍意義。正如《不列顛百科全書》的“科學”條目的解釋,“科學涉及一種對知識的追求,包括追求各種普遍真理或各種基本規律的應用”。千百年來中醫治病救人戰勝瘟疫保障種族延續的有效性,表明其理論能夠反映客觀規律,具有科學性。

  中醫的整體性思維與復雜性科學系統觀高度一致

  就指導思想和基本原理而言,西醫可以被歸結為還原論醫學,理論遵循形式邏輯和實驗理性。中醫是整體論醫學,遵循辯證邏輯實踐理性。

  還原論思想與近代自然科學的發展相一致:篤信整體由局部組成,高級運動由低級運動組成。西醫作為現代醫學,其基礎理論建構在物理學、化學、生物學、人體解剖學、心理學等堅實的科學基礎之上,發展出病理學、藥理學以及內科外科婦科兒科等細分的一整套體系。對于大多數疾病的病因機制治療原理已經可以從分子生物學層面得到解釋,診病治病從藥物的分子式到受體細胞蛋白質結構都要一清二楚,藥物療效還必須通過精心設計的雙盲實驗加以檢驗。可檢驗可解釋使得西醫的科學性不容置疑。

  中醫診病治病原則上是把個體的人看作一個整體生命體,人體各部分相互聯系“相生相克”,進一步把人與自然界也視為一個整體,將人體健康病痛與氣候季節地理環境聯系起來,區分陰陽表里寒熱虛實辨證施治。中藥基本是天然植物動物制品,故稱“中草藥”。有“丸、散、膏、丹、湯”不同劑型,方劑“君臣佐使”配伍,講究平衡協調。中醫在藥物之外還有更多非藥物手段,針刺、艾灸、拔罐、刮痧、推拿、按摩、正骨等,根據經絡穴位可以“頭疼醫腳、腳痛扎耳”。中醫還強調“藥食同源”,預防保健“治未病”。

  20世紀中葉以來,自然科學的發展越來越多轉向以復雜性為主要對象,復雜性科學應運而生。復雜性科學的核心工具是系統論,強調相互聯系、平衡協調,“整體大于部分之和”。不難看到,中醫的整體論思維與系統思想完全吻合,高度一致。我國系統科學領軍人、著名科學家錢學森就曾經指出,“中醫理論包含了許多系統論的思想,而這是西醫的嚴重缺點。所以中醫現代化是醫學發展的正道,而且最終會引起科學技術體系的改造——科學革命”。

  以發展的眼光看待中醫理論的科學性

  科學發展史表明,科學的進步就是一個“猜想與反駁”不斷逼近真理的過程。例如,人工智能“阿爾法狗”下圍棋達到戰無不勝的境界,但其贏棋的機理卻不容易解釋。人類頂尖圍棋高手直呼“看不懂”,而開發設計“阿爾法狗”的工程師團隊表示,“阿爾法狗”贏棋靠的是“深度學習”,是大量反復對弈積累經驗的結果。但我們知道,“深度學習”僅是對人腦多層神經網絡結構和思維認知過程的形式模仿,是人工智能取得突破的“底層算法”,并不能解釋“阿爾法狗”如何行棋落子并贏棋的機理。為了給“不可解釋性”一個解釋,人工智能科學家提出了“暗知識”的概念:機器學習能夠萃取出“人類無法感受且不可表達的知識”。與“暗知識”相對應的“明知識”,則是人們能夠感受、理解和表達的知識。“暗知識”的提出反映了人類認知的局限性。當代人不可感知的“暗知識”,也許未來能夠理解和表達,“暗知識”就轉化為“明知識”。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中醫理論的科學性已經被數千年實踐所證實,并將在今后的發展中進一步檢驗,因而不能由于對機理原理的暫時不理解,而輕易予以排斥和否定。

  總之,借助知識社會學對中醫、西醫及其關系的分析可知,二者都具有文化屬性,因其都起源于地方性知識,并由于歷史原因已經形成了各具特色的中醫文化和西醫文化;二者都是醫學科學,但屬于兩種不同范式的科學體系。歷史地看,科學的標準和邊界一直處于變動之中,人類的認知能力和認知視野也在不斷提升和拓展。因此,以發展的眼光看待中醫理論的科學性,才是我們追求真理、探索未知的正確態度。

  (作者:石英,系西北農林科技大學人文與社會發展學院教授、中國社會學會副會長)

【編輯:王詩堯】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韩国黄色电影,在线看午夜福利片,日韩av电影